當前位置:
安定區:“寶藏爺爺”戴干的崢嶸人生


發布時間:2019-09-05 11:09  來源:中國甘肅網  字號:[ ]  閱讀:  視力保護色:


       通訊員 趙陽 李芳娟

  在安定區交通中路仟禧園小區,有這樣一位“人民功臣”。在南征北戰的八年歲月里,他經歷過“淮海戰役”、“渡江戰役”以及抗美援朝戰爭,浴血奮戰、屢立戰功,先后獲集體二等功兩次、個人三等功三次,被譽為“寶藏爺爺”。

  戴干老人今年已經91歲高齡,對于過去很多事的細節已經記不清楚,但是有一首歌幾十年來一直激蕩在他心里,每當心情不錯的時候,屋子里總會響起熟悉的旋律,“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保和平,衛祖國,就是保家鄉。中國好兒女,齊心團結緊。抗美援朝打敗美帝野心狼!”

  立秋以后,安定的氣溫涼爽起來。這樣的天氣,戴干老人更喜歡在沙發上坐一會,一邊吃著綿軟的秋梨,一邊跟前來探望他的年輕人聊天,回憶往事。

  戴干老人出生于1928年,是江蘇省淮陰縣碼頭鄉人。由于家庭貧困,從他能舉起鋤頭的那天開始,就一直跟著祖父務農種地。1948年,看到淮陰縣地方區中隊在招兵,還是毛頭小伙的戴干和四個青年同鄉毅然棄鋤從戎。

  “我當時也想當兵,我們那跟我一樣大的姓戴的多,有幾十個。看我報名了,他們也想報名。”老英雄戴干激動地說。

  1949年1月至4月,短短三個月之間,戴干先后經歷了淮海戰役、渡江戰役。那“百萬雄師,千帆競發”的震撼場面老人曾數次跟后人提起。

  戴干的大兒子戴順昌告訴筆者:“每年的三十晚上,那時候家里比較窮,三十晚上大家都盼著有好吃的,都想等著吃好東西,但是,我父親先不讓吃,就把軍功章,立功證擺到桌子上,給我們講述他的故事。”

  1950年10月,抗美援朝戰爭拉開序幕。次年2月份,戴干所在的炮七師接到前往朝鮮戰場的命令,并與同年6月參加了 “淵巨里戰斗”,他所在的七連全體戰士不怕流血犧牲,榮獲集體二等功。1952年10月,在缺糧少彈的情況下,戴干和戰友們堅守上甘嶺陣地,十天九夜的殊死搏斗讓他的頭部和腳部都受了重傷。

  “炮彈炸開了,炸到人了,炸到腿腳,炸昏了,什么都不知道了……” 對于那場殘酷的戰爭,戴干老人至今記憶猶新。

  在上甘嶺戰役中負傷后,戴干和其他重傷員一起被送回國內,在沈陽醫院進行了四十天的治療,在傷勢基本好轉后又返回朝鮮戰場繼續作戰。

  戴干回憶起當時裝炮彈的情景,說:“炮筒這么粗,比人的腿長一截,當時我裝炮彈,舉起拳頭,預備,放!轟隆、轟隆!那都是鋼的,比較粗,打得響,我們的耳朵都聽習慣了。”

  老人這段傳奇的往事今天還能在他珍藏的照片中找到印記,這一張張年輕精氣的面孔都是戴干的戰友。從青年到白發,如今戴干老人口齒不再清晰,很多記憶也缺失了。但是說起曾經并肩戎馬倥惚的戰友們,他的眼神會霎時閃亮。

  “我們有個炊事員,是炊事班的,他悄悄把饅頭給別人吃。他唱《光榮》很好聽,‘光榮、光榮、真光榮、真光榮!’”戴干深情地回憶道。

  1956年4月,28歲的戴干滿載榮譽復員回鄉。當年六月,他再次響應黨和國家號召,千里迢迢踏上西征路途,支援建設大西北。先后在當時的定西縣蘭州鐵路局蘭東車務段寒水岔火車站當鐵路扳道員和列車水工。工作31年來,他強忍著戰爭遺留的創傷、彈炮爆炸震動和噪音引發的腦震蕩后遺癥的困擾,在新中國鐵路建設中,兢兢業業、任勞任怨,多次被評為先進工作者和優秀共產黨員,為子女及后輩們做出了榜樣。

  戴干的大兒子戴順昌說:“我參軍到了部隊以后,部隊給我分工種,問我干什么?因為我父親是炮兵,在他的熏陶下,我給連長說,給我能不能分成修炮的工種。我們兄妹六個都向我父親學習,老老實實做人,我們家的家訓就是‘誠信做人、好好工作、多做好事、不做壞事’。”

  在即將結束采訪的時候,戴干老人唱起了在朝鮮戰場上學會的朝鮮民歌。“道拉基道拉基道拉基,白白的桔梗呦長滿山野,哎呀哎呀哎嘿唷……”對老人來說,即使少小離家為國奮戰,即使錚錚鐵骨兩鬢斑白,那些從他心里流淌過的對祖國的惦念和期盼,那份屬于共產黨員的初心與堅守,從來沒有改變過!“朝鮮的故事不多,咱們中國的故事多。我過得很好,我也希望我們的國家越來越好!”這是老人對祖國最虔誠的祝福。




責任編輯:王彥海
分享到:
[ 我要糾錯 | 打印本頁 | 關閉窗口 ]